「清潔成衣運動」2021報告:《仍是欠薪/超低薪——疫情下的成衣業如何虧付工人工資》

 

報告摘要 

報告英文版全本載於:https://cleanclothes.org/file-repository/ccc-still-underpaid-report-2021-web-def.pdf/view

 

本報告根據在7個國家進行的研究結果,闡述「清潔成衣運動」對成衣業工人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下所蒙受的經濟損失作出的最新推算。「清潔成衣運動」按照7個成衣製造國工人在疫情下出現的工資落差,估算全球成衣業工人從2020年3月至2021年3月期間,工資損失達到118億5,000萬美元。疫情令到在疫情前已然存在於業界的問題更形嚴重。

本報告是「清潔成衣運動」所作同類報告的第二個。「清潔成衣運動」首個有關成衣業工人在疫情下欠薪和薪金過低情況的報告[1]於2020年8月發佈,當中估計全球成衣業工人從2020年3月至5月期間,損失達至32億至58億美元;而在2020年的餘下日子,疫情持續在全球擴散,更在許多成衣製造國屢臻嚴峻水平,由此引發的商業決策和政府措施皆對工人不利。成衣品牌商以大規模削減訂單及單方面壓低單價來作應對,這情況持續地給製造商帶來災難性的壓榨,繼而令工人損失慘重。研究顯示,至2020年秋季,品牌商趁著供應商不惜一切希望接獲訂單,便把繳付給工廠的單價壓低,較前一年跌了12%,而且把付貨後的付款期雙倍延長至平均77日[2],使得供應商被迫接受部分訂單的單價低於生產成本。

是次本報告是跟進上述「清潔成衣運動」於2020年8月發布的首個有關工人疫情期間欠薪及薪金過低情況的後續報告,記述在7個主要的亞洲成衣製造國在疫情發生的首年,即由2020年3月至2021年3月期間,其成衣業工人如何受到影響。本報告根據可取得的數據,估算這些國家的成衣業工人在疫情期間經受的工資損失,按著他們原有工資與疫情中實際所得工資之間的工資落差,推算出全球成衣業工人在此疫情期間的13個月內,出現的工資落差達到118億5,000萬美元。為解決這個工人收入大幅下滑的問題,服裝品牌商及零售商必須按照「支付工人工資—尊重勞工權益運動」(PayYourWorkers – RespectLabourRights Campaign)[3] 提出的建議,與工會商談出一個可執行的協議,以保證成衣業供應鍊內的每名從業員都獲得工資和遣散費。

下表的數據只反映疫情發生後首年的估算,而自2021年3月之後,第三波疫情對本報告內提及的幾個國家如印度、柬埔寨及斯里蘭卡帶來了重擊,衝擊力度更甚於首年疫情。在本報告撰寫期間,有關政府實施了新的地區性或全國性封鎖以作應對,因為疫症感染率高企。封鎖措施很大可能嚴重影響成衣業工人在這段期間的收入。本報告只能局部地捕捉到這種情況,原因是受限於報告的規模,以及在第三波疫情開首時,有關工廠關閉、解僱工人及付費等的可靠數據經常闕如,但這報告確實展示了以一個結構性的解決方案和框架來處理因疫情引致的收入和遣散費落差問題並應對日後走向,有其重要性。

工資落差的估算是建基於對有可能出現的工資短發程度,以及據所有可得資料而知悉的額外收入一併評估而得。同時,我們亦評估了僱主發表的談話內容、有關業界和工人的調查結果、有關疫情如何影響成衣業的媒體報道,以及有關工人追討欠薪而作出抗議行動的報道;然後,對每個國家在疫情期間因停工而沒有發放的工資額、扣壓了的遣散費,以及其他過低工資的案例,作出了連串的假設,而本報告不時對這些假設作出解釋,將來若能獲得更全面的數據時,日後的研究報告可以對此等假設作出修改。

 

估算時包含的工人數目

每月基本工資(美元)

估計工資落差2020年3月至5月*

平均每名工人工資落差(美元)

估計職位損失數目

孟加拉

4,400,000

95

844,601,990

192

438,000

柬埔寨

855,413

190

343,521,676

402

91,000

印度

1,950,000

145

1,020,211,743

523

712,000

印尼

2,600,000

243

721,793,534

278

183,000

緬甸

817,7000

157

422,747,757

517

80,000

巴基斯坦

2,200,000

104

404,766,744

184

0**

斯里蘭卡

500,000

105

313,519,289

627

100,000

全球估算

(平均數值的一半)

(按已知數據推算)***

50,000,000

 

200

 

11,850,183,234

 

 

 

* 同上

**在巴基斯坦,很少工人有工作合約或已作登記,現時沒有關於工人人數的可靠資料,因此沒有記錄或報道以知悉失業的嚴重程度。2020年,該國的工業訂單流失情況,未及其他國家的嚴重。事實上,由於該國的新冠肺炎疫症感染率低得多,亦沒有封鎖,反而獲得本來屬於其他生產國的訂單,而處理生產下降的方法是縮短工人工時。

*** 與2020年的報告類似,本報告從7個接受調查研究的國家所得的數據,用以推算全球情況,並使用相同的數字,即全球成衣、紡織及鞋履業的5,000萬工人,平均每月賺取到200美元。我們假設,所研究的7個國家因疫情引致的工資落差情況不能直接適用於全球情況,因為許多跡象顯示其他國家的政府提供較7國更多的支援,因此我們把7國的估算平均工資落差的百分比減半,由18.23%變為9.12%,以後者作為全球的估算工資落差百分比。

 

上述有關成衣業的不利發展情況是業內前所未有的,在疫情前已然出現的數個業內難題因疫情而更形惡化。「清潔成衣運動」在所有進行研究的國家內有所連結的組織指出,工廠以疫情作為幌子解僱工會成員,因而削弱了工人爭取更高工資或反對扣減工資的談判力量。幾項研究亦發現,工人在組織起來爭取有關工資或必需的安全或衛生措施時,面對日益加劇的敵意。本報告提及的國家之中,最少三個國家(巴基斯坦、孟加拉及緬甸)內因欠薪而示威的工人遭到暴力對待[5] ,許多國家的工會活動亦因封鎖而受阻。在孟加拉,工會註冊的數目下降,原因是為了工會註冊事宜而須進行的會議因封鎖規定致未能召開。

第二,工人在疫情前倚賴加班工作來提升工資水平,以更能應付基本生活所需。在疫情期間,工人失去加班收入,在生計上得掙扎求存,這就更顯得業內的現行工資不足以應付生活。第三,許多成衣業工人非正式地受聘,沒有僱傭合約或得不到社會保障,這些工人主要在印度和巴基斯坦,他們尤其容易遭到解僱或被突然減薪。即使有些地方的工人受正式僱用及登記了社會保障,但所得的社保福利經常不足,而這些社保對外來工人而言通常很有限。即使有工人簽訂了正式的臨時合約,但大多數都沒有資格得到重要保障機制所定下的保障,例如被解僱時獲得遣散費。最後,據「清潔成衣運動」網絡內的組織報道,許多工廠沒有足夠的衛生及安全措施來確保工人工作時無須承受健康風險。上述所有因素加在一起就迫使工人作出不可能的抉擇——要麼繼續在可能感染到病毒的高風險環境下工作,要麼留在家中承受著飢餓的風險並繼續累積更多債務。有些被解僱的工人因為太過貧困而被迫鋌而走險,甚至以違法手段賺取收入。

 

所需對策

全球性的品牌商、零售商及網店零售商均責無旁貸,須根據國際標準及他們業內的行為守則以確保在他們的產業鍊上受僱的工人薪酬至少是法定工資或普遍工資,兩者以更高水平者為準。任何品牌商辯稱他們已透過參與國際勞工組織的「行動呼籲」計劃而實踐了上述承諾的,都是虛假的,他們必須對其產業鍊內的工人直接承擔責任。

國際勞工組織的「行動呼籲」與品牌商的行動方案未能保障工人,工人現時要面對比平常日子經受更多的困苦,因此230個工會及公民社會組織組成了聯盟,團結一起推動「「支付工人工資—尊重勞工權益」」運動(PayYourWorkers – RespectLabourRights Campaign)[6],呼籲品牌商與工會、僱主或僱主協會商討出一個有關工資、遣散費及基本勞工權益的、既可執行又具約束力的協議,然後由各方簽署,並要求簽署的品牌商確保在他們供應鍊上的工人能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仍可獲發常規工資,同時確保在工廠關閉或大規模裁員時,工人可獲遣散費補償,基本勞工權益受到尊重。為保證工人能獲發工資,品牌商將在計劃甫開始時,投放一筆資金,以足夠支付工人在疫情期間所經受的工資落差。此協議亦要求簽署的公司一年一次把一筆費用注入一個保證遣散費發放的基金,以確保工人獻力於生產商品後,永遠不會因遭到大規模解僱或工廠關閉後被置之不理,不能取回他們應得的遣散費。

這個有關工資保障、遣散費保證基金及基本勞工權益的具約束力協議,是為了在不久未來建立起業界更強的抗疫力和永續能力。這樣一個業界包含的供應鍊應該是有更好的策劃和定價模式的,這定價模式應包含各種成本,包括公平付費、足夠讓工人支付生活開支的工資、重視工廠安全及提供社會福利等。

 

[2] PennState Center for Global Workers’ Rights, “Leveraging Desperation: Apparel Brands’ Purchasing Practices during Covid-19”, October 2020.

[4]  印尼和柬埔寨的估算加入了四月封鎖的因素,但柬埔寨則沒有計算五月的封鎖情況。在孟加拉、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沒有2020年12月之後疫情所帶來影響的數據,但有跡象顯示,他們的工業狀況或多或少已回復正常。緬甸的研究止於2021年1月,因為當地2月1日發生軍事政變;印度的研究則截至2021年3月。

[5] Business & Human Rights Resource Centre, “Wage Theft and Pandemic Profits: The right to a living wage for garment workers”, March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