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製造:實習生變奴隸工

日本製造的時裝,很可能由飽受剝削的移民工製造。最新報告指出,日本的「外國人技能實習生計劃」(Technical Internship Training Program) 存在各種剝削,甚至是強制勞動的問題。日本政府近年大力從中國、印尼、柬埔寨、巴基斯坦等地輸入勞工,解決日本製造業人手短缺的問題。這種移民工不但沒有受到勞工法的保障,被強迫加班、時薪只有三美元、更因中介費而債台高築。他們被迫在擠迫的工場工作,六個人共用300呎的住宿。在武漢肺炎的陰霾下,他們的健康極受威脅。

  • 最新報告指出,日本政府繼續無視移民工受剝削問題。

  • 日本政府需認真執法,懲處違反「外國人技能實習生法規」的企業,以及改革實習生制度工作年期限制,降低僱主濫用權力的風險。

清潔成衣運動 (Clean Clothes Campaign, CCC) 發表名為「日本製造」報告,揭示日本時裝製造業的剝削情況。去年夏天,我們在距離大阪兩個小時車程的岐阜縣調查訪問,發現移民工多數身陷債務、僱主只支付低於法定最低工資的薪金、強迫加班、以及被迫在擠迫危險的工場工作。一些個案中,工人的寢室就在工場內,衛生相對惡劣。日本政府因疫情而宣佈緊急狀態令,活在惡劣環境下的移民工受感染的風險大增。

日本政府在1993年開始輸入移民工,解決人口老化造成的勞工短缺問題。今日的日本成衣製造業的大部份工人,都是「外國人技能實習生計劃」輸入的移民工。計劃原意,是從外地聘請實習生,讓他們在日本接受日語及技術培訓,再將所學的知識帶回自己國家。日本官方美其名指計劃是「分享日本的知識和技術予鄰近國家」,現實卻是輸入廉價外勞。日本勞動省的數據顯示,有近七成參與「實習生計劃」的日本企業違反了法規,數字驚人並持續高企。移民工不懂得日語、亦不熟悉自己的權利,導致他們很多時求助無門,無法找到適當的法律支援,紀錄僱主的剝削。在調查期間,我們紀錄有移民工在旺季時要每星期工作七日,每日18個小時。可是,他們每小時只領到2-300円 (2-3美元),遠低於法定最低工資 754円 (7.13美元)。由於欠下逾6000美元的中介費,面對剝削,他們只能繼續啞忍。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多年來都批評「實習生計劃」存在剝削,然而日本政府依然隻眼開隻眼閉,沒有改革這個千瘡百孔的制度,加強保護移民工。移民工紓緩了日本勞工短缺的問題,日本卻沒有保障他們免受奴役。」CCC 東亞分部緊急呼籲行動幹事楊政賢說。

曾經為超過200多名移民工提供法律支援及庇護所的勞權捍衛者甄凱:「日本政府有責任為受害人提供法律諮詢、翻譯、暫時居所等服務,可是這些服務長期缺席,令受害人無法找到公義。」

CCC 已去信日本政府及勞動省,要求日本立即採取措施保護移民工的權益,包括:

  1. 僱主利用「實習生計劃」的實習年期限制,對移民工進行剝削,政府應放鬆相關限制,使移民工有自由選擇轉換僱主。
  2. 簽訂及落實《保護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員權利國際公約》
  3. 當政府調查違規企業時,應提供足夠的法律、翻譯、心理諮詢、暫時居所給移民工。
  4. 公民組織例如社區法律支援及庇護所,可以填補政策上的不足,政府應增加對公民組織的資助,加強對移民工工作狀況的監察。

報告全文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