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时装,很可能由饱受剥削的移民工制造。最新报告指出,日本的「外国人技能实习生计划」(Technical Internship Training Program) 存在各种剥削,甚至是强制劳动的问题。日本政府近年大力从中国、印尼、柬埔寨、巴基斯坦等地输入劳工,解决日本制造业人手短缺的问题。这种移民工不但没有受到劳工法的保障,被强迫加班、时薪只有三美元、更因中介费而债台高筑。他们被迫在挤迫的工场工作,六个人共享300呎的住宿。在武汉肺炎的阴霾下,他们的健康极受威胁。

  • 最新报告指出,日本政府继续无视移民工受剥削问题。

  • 日本政府需认真执法,惩处违反「外国人技能实习生法规」的企业,以及改革实习生制度工作年期限制,降低僱主滥用权力的风险。

清洁成衣运动 (Clean Clothes Campaign, CCC) 发表名为「日本制造」报告,揭示日本时装制造业的剥削情况。去年夏天,我们在距离大坂两个小时车程的岐阜县调查访问,发现移民工多数身陷债务、僱主只支付低于法定最低工资的薪金、强迫加班、以及被迫在挤迫危险的工场工作。一些个案中,工人的寝室就在工场内,卫生相对恶劣。日本政府因疫情而宣布紧急状态令,活在恶劣环境下的移民工受感染的风险大增。

日本政府在1993年开始输入移民工,解决人口老化造成的劳工短缺问题。今日的日本成衣制造业的大部份工人,都是「外国人技能实习生计划」输入的移民工。计划原意,是从外地聘请实习生,让他们在日本接受日语及技术培训,再将所学的知识带回自己国家。日本官方美其名指计划是「分享日本的知识和技术予邻近国家」,现实却是输入廉价外劳。日本劳动省的数据显示,有近七成参与「实习生计划」的日本企业违反了法规,数字惊人并持续高企。移民工不懂得日语、亦不熟悉自己的权利,导致他们很多时求助无门,无法找到适当的法律支援,纪录僱主的剥削。在调查期间,我们纪录有移民工在旺季时要每星期工作七日,每日18个小时。可是,他们每小时只领到2-300円 (2-3美元),远低于法定最低高资 754円 (7.13美元)。由于欠下逾6000美元的中介费,面对剥削,他们只能继续哑忍。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多年来都批评「实习生计划」存在剥削,然而日本政府依然只眼开只眼闭,没有改革这个千疮百孔的制度,加强保护移民工。移民工纾缓了日本劳工短缺的问题,日本却没有保障他们免受奴役。」CCC 东亚分部紧急呼吁干事杨政贤说。

    曾经为超过200多名移民工提供法律支援及庇护所的劳权捍卫者甄凯:「日本政府有责任为受害人提供法律谘询、翻译、暂时居所等服务,可是这些服务长期缺席,令受害人无法找到公义。」

CCC 已去信日本政府及劳动省,要求日本立即采取措施保护移民工的权益,包括:

  1.     僱主利用「实习生计划」的实习年期限制,对移民工进行剥削,政府应放松相关限制,使移民工有自由选择转换僱主
  2. 签订及落实《保护所有移徙工人及其家庭成员权利国际公约》
  3. 当政府调查违规企业时,应提供足够的法律、翻译、心理谘询、暂时居所给移民工。
  4. 公民组织例如社区法律支援及庇护所,可以填补政策上的不足,政府应增加对公民组织的资助,加强对移民工工作状况的监察

报告全文在此